渾話與愛歌(停止更新)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分析] 新娘為他人作嫁衣——曉生←安希、西園寺←若葉 [少女革命動畫]

男的走投無路時,女的因為喜歡他而伸出援手。

年少的曉生病倒,民眾仍然苛求他去拯救世界上所有女孩子。
安希出於不忍與獨佔慾,把他藏起來。
(民眾除了製造二氧化碳供植物呼吸之外,還有其他貢獻嗎?)

西園寺刀劈冬芽事件後,受退學處分,沒錢也沒地方可去,
若葉收留他在女生宿舍,包吃住。

而少女的感情明顯是單箭頭,付出是可以,就別奢想回報這回事了,男子接受幫助不代表愛上少女。
正是世間所謂的倒貼。

安希的付出用一句話概括,是協助曉生辦尋寶大賽,寶物他要冠軍的人他也要,
安希甘於當獎品與棄子,如本文標題所說為他人作嫁衣。
曉生奪得迪奧斯之劍後,理也不理安希被萬劍穿刺。
至於曉生與安希亂倫的肉體關係,我認為對他來說既是享樂,也是吸引安希為他賣命的成本。
對安希來說是比全無回報好一些吧,起碼可以觸碰到他。
而最後安希選擇了對她有感情的歐蒂娜(先不論是什麼感情),
與曉生對她有性無愛正好相反。
證明安希為了感情,可以放棄肉體關係。她最想要的回報是愛。

西園寺本來打算刻個木髮夾當作謝禮送給若葉,也算是將滿口感激付諸實行,
但是與他想過的生活相比,一時的落腳處又算什麼?
御影要髮夾他就給了,代替品他問若葉是不是寄到這個地址即可。
明明他和若葉唸同一所學校,說郵寄露骨地表現不會再見,
口吻像是歸隱林間從此不現身塵世的仙鶴似的……

同樣是不將少女放在心上,男子的表現方式截然相反,是頗為耐人尋味的對比。
曉生每星期都花時間心力跟安希見♂面♀,
西園寺則是界線劃得非常清楚,強調是暫住,肢體接觸更不會有。
人物個性各異,是看少革的趣味之一。

從王子形象幻滅,到對他徹底死心的一段時間,少女們的反應對比鮮明。

安希任曉生予取予求了三十幾集之久,說得好聽些是韌性,不好聽就是傻,執迷不悟。
早在安希童年承受民眾的憤怒時,曉生已經袖手旁觀。這時她早該看清「所有女孩的王子」的真面目。
後來曉生索求更多——要她當薔薇新娘、扮作馬宮,甚至跟幹梢的生父交際。
期間西園寺的肢體暴力、冬芽的冷暴力、迷妹圍毆事件、水溶性禮服事件等等冤枉受罪,數都數不完。
全劇安希差不多沒有開心過。人類這麼煩,與奇奇當朋友以求些許慰藉完全可以理解。
如果不是陪著曉生瘋,哪會淪落至此?
恨鐵不成鋼。
而有多恨鐵不成鋼,安希開竅時我就有多爽。
她曾經有多不能自拔,離開時就有多果決,殺了曉生個措手不及。
曉生計劃了新一輪的決鬥遊戲,以為她理所當然會傾力協助,下一秒她就沙喲那啦計劃沒得玩了。
曉生嬉戲的伴兒很多,助手只有安希一個,別人恐怕沒她那麼願意倒貼。
幾乎要懷疑她有意趁曉生最鬆懈的時候甩掉他。腹(G)黑(J)。
「真愛」終於迎來消磨殆盡的一天,happy ending。

安希看起來壓抑,但對付曉生的方法只不過是離開他,體現她溫柔善良的一面。
若葉看起來活潑,發難之狠才是真可怕。
縱觀黑薔薇篇拔學生會幹事心之劍的場面,別人都站著等劍柄顯現,
只有若葉從西園寺胸口將劍強行拉出來。

若葉第一集決鬥前就當了推動劇情用的炮灰,西園寺扔了她寫的情信,對於有人撿起來貼壁報漠不關心。
迷妹們對他形象的定位是「硬派」,
但迷妹喜歡的硬派必須配合反差萌食用,理想中的形象是對所有人嚴厲,只對一個人溫柔呀。
西園寺似乎只對他自己溫柔,與迷妹的妄想不是一回事。
他遭退學後,金屋藏嬌的行為給若葉幾天滿足感與刺激感。
直到髮夾突然出現在安希頭上,若葉不得不面對現實——西園寺需要她提供的物質而非她本身——立刻就爆發拔劍。
對比起安希極度自貶,若葉的忍耐限度才是正常。

情緒波動的情況下,安希意圖自殺,若葉拿起劍劈向安希,各走極端。
安希的鬱結用一句話來概括,是可恨,可憐。
西園寺跟若葉的暴力傾向驚人地相似,沒在一起太好了。
在借住這件事上,除了不會看人臉色之外,西園寺真的好像沒做錯什麼啊?
從開始就說清楚是應急,一點希望都沒給若葉,只是她對同居生活妄想太多。
感情並不是若葉付出多少,西園寺就必須回報多少的。
拿安希洩憤更是……鳳學園的女學生都看她好欺負。
風見達也你對若葉有意思?好自為之吧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