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渾話與愛歌(停止更新)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3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安兵] 三題:染盡血色、虛情假意、雙重人格 [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同人小說]

 

才不會告訴你安兵今天的關鍵字是染盡血色、虛情假意和雙重人格呢!٩(`^´)۶

 

  自從釐清心中的感情之後,兵部京介對夜晚來臨總是有些不安。

  雖然極少交談,但是一直知道「另一個自己」的存在。白天是「這個自己」支配身體,晚上則是待在一旁看著另一個自己掌控主權。

  「他」認定的同伴敵人跟自己認定的差不多一樣,對同伴都一樣推心置腹。所以直至不久前,即使他遠比自己暴戾偏激,也不覺得有多大問題。

  問題在於安迪•日宮,因為他背叛過潘朵拉。

  「如果連謊言和隱瞞都不容許,還怎麼相信人?」這句是自己的真心話,「他」卻不這麼想。

  兩個人對日宮的想法相差愈來愈遠。

 

    ×  ×  ×

 

  兵部終於想出交流的辦法。

  長久共存卻是第一次好好談,所以兵部寫了三頁信。剛開始寫了半頁,思忖每行書寫不方便「他」回信,又找了一張紙隔行謄寫。

  書信最後兵部問,「日宮跟我告白了,我可以接受嗎?」

  當晚「他」吃飯回信洗澡,然後早早睡了。兵部的雀躍與難為情也一起沉入黑暗。

  「他」還是不愛自言自語,每隔數行寥寥幾字,最後反問,「為什麼不行?」

 

    ×  ×  ×

 

  「兵部,你說什麼?」夕陽照在身上,戀人靠在懷裡,讓日宮的聲音又輕又慵懶。

  「不要…」

  兵部顫抖著揪緊日宮的衣擺,很快又推開他,瞬間移動到最遠的牆角。

  ——其實為他的安全著想,應該移動到幾公里外才對,但手腳突然不聽使喚,要是瞬移被強行打斷,可能有去無回。

  「別亂來啊,『我』!」

  眼前發黑,胸口劇痛。

  「你的能力失控了嗎?」日宮邊解開眼罩邊走近。

  「趕快逃…!」感覺下一秒就要嘔出胃液跟破裂的心臟了。

  「怎麼又說這個。」

  「嗯。幫幫我…」

  握住細瘦的雙臂,左眸放出一點紅光。「放心,不會有——」

  砰。

  由取出日宮口袋裡的手鎗,到扣下扳機,是只要能動一個指頭就做得到的事。

  砰砰。

  子彈擦過鍊墜邊緣,穿入胸膛,從背後飛出。

  砰。

  子彈穿入前額,從後腦飛出。

  日宮的後腦重重撞在地板上。

  冒煙的手鎗掉落。

  「哼,連遺言也是謊話。姑且謝謝你裝滿彈匣。」

  日宮的血從地板延伸到窗外,爬到天邊去了,化為一隻巨大的紅色眼睛看著兵部。

  兵部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,彷彿「兵部京介」今天從沒出現。

  他跪下來,不去看日宮額上紅白混雜的液體,摸他手腕,沒有脈搏。再用接觸感應探查,還是無生命跡象。

  「雖然現在你哭,但是以後你會認同我除掉日宮的。」

  「你不是說我可以接受他的嗎……」

  「唉,難道你沒有發現他對你好都是演戲?」

  「不是假的!」

  「我永遠記得你『死去』那天是『我』出生的日子。你不也曾經以為早乙女是真的為你著想?」

  「日宮救過我三次,三次都…冒著……生命危險……」

  第一二次成功,第三次失敗了。這次出事的起因是「自己」,就註定他救不了自己。

  胸口的疼痛沒有消去,反倒愈來愈厲害,漸漸喘不過氣、動彈不得。手鎗裡還有彈藥,但兵部不允許痛快了結。

  兵部默默躺下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