渾話與愛歌(停止更新)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安兵] 兩題:真色啊,你的聲音◆嫉妒 [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同人小說]

 

エロいな、その声◆嫉妬
真色啊,你的聲音◆嫉妒

 

  「你真的沒有……跟女人單獨出去?」

  「沒有。」直視兵部。

  「那就立刻…開限制器……」但被日宮直視似乎不代表什麼。

  「就說了等一下嘛。」於是日宮也沒有繼續看兵部的眼睛,湊近舔他的耳朵。

  「還要等什——嗯……」壓抑著的聲音脫口而出。兩人都在軍中學過,人說話時大多疏於防備。

  「真色啊,你的聲音。」同一番話說三遍也沒關係,就想讓他說。「等你真的生氣就開限制器。」

  「啊…混帳……」

  「謝謝,學生會長君。」逐一解開校服的扣子。

  兵部別過臉,胸前的彈痕上下起伏。

  不知是不高興還是方才掙扎過的關係,他的體溫比平常要熱。

  手指貼上側腹,輕輕握住他的腰。雙手慢慢往上移,觸碰疤痕等不平滑的部份。

  他緊握著拳頭,還是控制不了顫抖。近在耳邊紊亂的呼吸,日宮自然沒有聽漏。

  兵部的情緒一直藏得很深,但是今天在各種意義上特別容易解讀。

  連心跳也觸手可及。

  你的反應這麼大所以耍你很有趣啊——好像有點明白兵部這句話了。

  限制器不是關掉,只是一個人在家沒有開。要不是他揪住這一點不放,日宮倒沒想過對他惡作劇。

  似乎一不小心就會笑出聲。低頭淺淺吻他。

  親了沒幾下他已經喘不過氣。

  手臂擱在日宮肩上。

  「你頂到我了,兵部。」

  「廢話……我知道。」

  順勢把他抱起來放到沙發上。「耐性用光了?」

  「說你自己?」蒼白的膚色完全藏不住泛紅。

  手放在他雙腿中間當做回答。

  「唔…!」

  「不知道是誰一直說等不及呢?」

  「不對…」

  「哪裡不對,我的手都濕了不是嗎?」

  「囉嗦…」

  「真想讓你看看你現在的表情。」撩開黏在兵部臉上的銀髮、吸附薄汗貼在腿上的布料。「再等我一下就好。」

  「就不會說…別的嗎…」

  「那我不問你痛不痛了。」打開限制器的開關。

  然後各有各忙了片刻。兵部邊回溯日宮的行蹤,邊漸漸變得柔軟。

  日宮捧起兵部的手親他掌心,「你太依賴接觸感應了。」

  「多管閒事…」

  「我可是受害者啊。」

  沒有多少損失,腦筋一轉在劣勢下撈到好處,還算是受害者嗎?

  兵部皺眉閉上眼,言語被搗碎,熾熱的碎片灑在日宮耳邊。

  不過馬上忘記想說什麼。

  他回以項鍊搖晃的聲音。

  由於缺乏集中力,接觸感應失控,完全曝露在念波之中到底是什麼感覺,死也不會告訴他。

  像被看不見的海浪拍打拉扯著,無法正常呼吸。

  半開碧眼望著他。

  他微微用力握住兵部的手。「京介…」

  「嗯?」

  「果然很色。」

  抬起膝蓋撞他一下。

  他將那條細瘦的腿架在肩上。

  兵部想收回來卻被按住。好像聽到日宮呢喃「not now」。

  ——換了種語言,說的仍是「之後再說」嘛!

  日宮總是自說自話,快要承受不了。

  他用那樣的表情盯著相連處,快要承受不了。

  心臟快要承受不了。

  沒想到是日宮先受不了。

  臉埋在兵部肩窩抱住他一會,然後撐起身將濕透之物納入手裡。

  他呼吸沒來得及平伏,又變急。

  日宮稍稍加重力道。

  兵部仰起臉悶哼一聲,放鬆了身體。

  日宮退出來 ,微笑,「你真的有等我。」

  沒餘力理他了。他家的沙發太舒服,連自己全身汗濕也不想管只想睡上一覺。

 

後記:想像了一下獨居的狼迪省吃儉用存錢買三座位沙發。有點美味啊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