渾話與愛歌(停止更新)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8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安兵] 度過雨天的方法 [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同人小說]

 

雨降りの日の過ごし方 / 度過雨天的方法

 

  也未至於精神萎靡,只是本就黯淡的碧眼比平日更無光彩。兵部什麼也不說,望著窗外淅瀝淅瀝的雨。

  是不是舊患作痛?

  日宮關掉電視機。「天氣預報說兩天後才停雨……還要痛兩天。」

  「哼。」

  「我們一起努力撐過去吧。」

  「你那些跟擦傷差不多。」

  「你很難受?」

  兵部不置可否。

  ——換作其他人,子彈貫穿頭部、胸膛必死無疑。他光是活著就是奇蹟。

  「反正止痛藥沒什麼用,來做舒服的事吧?」

  他還是沒回答,仰起臉,無神的雙目注視日宮的獨眼。

  各自經歷過什麼變故,從眸子多少看得出來。不需多言也能設身處地互相了解,這一點兵部很喜歡。

  日宮摟住兵部。

  溫暖的手也很喜歡。

  吞下彼此短促的呼吸,一遍又一遍,直至透不過氣。

  唇舌的觸感、嗓音也很喜歡。

  兵部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表情比剛才緩和不少。

  日宮牽起他的手往睡房走。

  他看了一眼一起點綴收拾的角落。雖不是久住的居所卻有「家」的感覺。

  被日宮從後抱著坐到床上。略嫌不夠寬的床也漸漸習慣了。

  兵部雙手並用,剛解開自己校服外套最下面兩顆鈕扣,日宮就纏住他右手五指。

  「這樣子沒辦法脫。就這麼喜歡校服?」

  「我們合作好了。」日宮左手慢慢扯鬆兵部的領帶,抽出來放在一旁。

  外套鈕門很緊,襯衫袖扣日宮都開了,兵部才解決一顆。煩厭了便玩起瞬間移動遊戲,讓日宮的衣服一件件憑空消失,又突然出現在衣架上。

  「只有我一個人露不公平。」

  「嗯,隨你高興。」

  僅餘一顆外套鈕扣終於解開。剩下的套頭毛衣、襯衫等等都很容易脫。兵部漫不經心地隔空疊衣服,在桌上堆起厚厚一疊。

  「還以為你長肉了,原來都是裝的。」

  「我只是沒興趣穿著緊身衣跑來跑去。」

  日宮親了親兵部背上比彈痕更大的圓形疤痕。「等一下多煮些迫你吃才行,別想剩飯。」

  無法駁回。

  拇指跟食指在兵部胸前揉捏,他不作聲便當成默認。

  不光是揉捏。環著他的腰,盯著他的側臉。蒼白的膚色什麼秘密都隱藏不了。

  咬一下淡紅的耳廓,絲毫沒有用力。

  「嗯…!」他皺眉,像要哭泣的樣子,但身體將情緒完全袒露,不可能會錯意。

  於是入侵得更深,舔吻他耳朵淺棕色的痣。他本人也未必知道這顆痣的存在。

  他抓住腰間日宮的手,呼吸愈來愈紊亂。

  「你的手好燙,兵部。」

  濡濕的皮膚對溫度和空氣流動比平時敏感。「囉嗦…」

  令年長的戀人失去餘裕,實踐過多少次仍然不厭倦。漸漸像他那般以惡作劇為樂,真是近墨者黑。

  微微俯身,與他之間連一條縫隙都不留。他也靠著日宮。

  隔著他脖子的肌肉,嘴唇也清晰感到脈搏跳動。日宮的背開始有點麻痹。

  撫摸兵部的胸口,平滑的地方不多,新傷舊患粗糙凹凸。滑過結實的腹部、細瘦的腿,指尖觸及胯間。

  兵部繃緊身體。

  日宮改觸為握。

  兵部掩口。日宮沒有制止,只是默默一上一下動作,要他忍不住出聲。

  他的臉頰紅透,胸膛劇烈起伏。

  輕輕親他的肩幾下,突然咬下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別擔心,這裡隔音還不錯。」

  「胡說…什麼——嗯…」

  日宮微笑,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  兵部推了推他前臂,「我想看著你的臉。」

  他依言放手。

  兵部轉身,坐在日宮膝上圈住他頸項。

  日宮將兵部拉近到幾乎貼在自己身上,他一隻手從肩上挪到腹部,一起裹住互相抵著的性器輕輕摩擦。

  刺激比剛才更加強。

  兵部不自覺閉起眼。

  額角沁汗,黏著銀白的劉海。

  發燙的唇,日宮吻著。

  「快要…」好像稍不注意,低語就會淹沒在雨聲之中。

  「不用忍耐。」

  ——有一瞬見到日宮的右眼是灼熱的藍。真是矛盾的顏色…

  兵部回以不成聲的喘息悶哼,挺了挺腰,顫抖一下。

  手背也濕了之後,日宮停了手。

  兵部按著床褥支撐上半身,呼吸片刻就平復。

  看著日宮,「這樣你就可以了?」

  如果答「不可以」,埋進兵部體內,似乎有些勞累他,違背初衷,答「可以」則是說謊。無法直視兵部現在的樣子,唯有瞟向一邊。

  「待著別動。」

  兵部側臥在日宮大腿上,握住面前的東西。

  吻遍頂端至根部,然後舌尖沿著細細的青筋游移。大概像日宮以往做的那樣,訣竅稍有不同。

  「唔…你是不是用了接觸感應……」

  「猜猜看。」淺淺地笑了,雙唇濕潤。

  「沒聽說過這種用法…」

  「因為你完全沒有心防才做得到。」

  「這是告白嗎?」

  「閉嘴。」

  日宮將兵部的鬢髮撩到耳後。

  ——沒想到會直接來。真的不用套嗎。

  還未說出來,他已經回答了,難得口齒不清,「不用。」

  日宮重重地嘆息,喉結上下滾動。

  遭到這種突襲,命中紅心,腦髓都要蒸發了。

  兵部緩緩吞吐著。其實他也不是十分熟練,不過…

  「好棒…」

  現在日宮覺得如何,接下來會有什麼感覺,不需超能力也深知。前端滲出的味道,舔去又再滲出,怎麼都舔不掉,漏到嘴邊。

  雖然他要兵部放開,但是仍有一點點時間。兵部親了親它,不慌不忙坐起,任由白液沾濕身體。

  日宮猛吸雨水冰涼的氣味,好不容易找回扔到床底的理智。

  「你這個人啊…」

  「嗯?」

  終究沒說什麼,拇指擦了擦兵部的嘴角。

  他這樣總比繃著臉好。

 


 

☆後續☆

 

  後來兵部趁著日宮洗澡做飯的空檔,將他家牆壁的厚薄材質結構檢驗了個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